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降临之主 降临 第二章 捕猎

发布时间:2020-03-27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降临之主 降临 第二章 捕猎

十天后。

夜,有月。

紫色的汐月高高的悬挂在天空,静静的释放着朦胧的光芒。

空间巨大的环形山谷内,月光透过顶上的圆形山口照射进来,山顶上的洞口相对于山谷的空间来说并不大,月光很淡笼罩的范围也极其有限,如果从山顶俯瞰下去,视线所及尽是一片起起伏伏的黑,而在山谷更深处月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则弥漫着淡淡的蓝光。

叶晓半蹲在一棵树后,蓝色的光弥漫在周围映在他的脸上,紧绷的身体显示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悉索声,叶晓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触动了身下成片的低矮植物,没有发出声音却激起一小片蓝色光点。

低矮的植物有着长长的叶子,叶片的脉络上点缀着一块块蓝色的光斑,叶片摆动下蓝色的光点四下挥洒。

飘动纷飞的蓝色光点,有的落到了地上,有的落到了兔子的身上。

这是一只有着柔亮黑色毛发的兔子,强壮发达的肌腱随着奔走不停的在皮下鼓动,看上去就好像是被微风吹动的黑色水波。

布满尖锐牙齿的嘴撕扯周围植物毫不费力,但很显然这些植物无法满足它的胃口,因为透过它那充满野性与暴虐的红色眼睛可以看出,这只兔子是一只充满嗜血欲望的杂食性动物,等一下,这里说它是动物可能不是很恰当,或者我们可以将之称为——元素魔兽。

突然,兔子停下了动作,侧过头快速的耸动了几下鼻子,然后朝着某个方向迅速的移动。

叶晓侧过身子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一个硕大的黑影迅速的闯进了他的视线范围。

叶晓的神情变得专注,呼吸也开始变得缓慢而悠长,并时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另外一棵树后的动静。

一头硕大如牛的兔子蹦跳着移动到了林间的空地上,树后也伸出了一只手。

兔子没有看到那只手,却看到了地上的一块肉,新鲜甜美的血腥味刺激了兔子的神经,涎水顺着嘴角滴到了地上,兔子两眼放光,后腿猛的一蹬。

强壮的后腿爆发力惊人,使得兔子一瞬间就掠过了中间的空地,直接蹦到了那块散发着甜美气息的肉块旁。

“轰!”

一声闷响,刚一落地的兔子连同那块肉一起陷进了土里。

而伴随着声音的响起,树后的手掌也迅速的握拳挥下。

收到信号,叶晓立刻挥动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朝着身旁的一根绳子砍去,啪的一声,绳子应声而断。

一声呼啸,由木制长矛构成的刺板落下的声音,险些盖过了兔子的惨嚎声。

“喀嚓!”

兔子轻而易举的撞破刺板,除了几根木矛刺进它的表皮之外,先前落下的刺板似乎只起到了稍微阻隔兔子一下的作用。

叶晓松了一口气,因为几道人影已经趁着兔子受到阻隔的时间冲到了陷阱旁边。

“噗哧!噗哧!噗哧!”

连续三声武器划破血肉的声音响起,兔子凌空抽搐了几下便摔倒在陷阱旁。

陷阱里涂满神经毒素的金属尖刺已经让它受伤不轻,三人用淬毒武器添上的攻击也增加了几道不小的伤口,中了毒的兔子此时也有些失血过多了。

但这些并不能要了它的命,因为它是魔兽,虽然只是最低等的下级元素魔兽,却也不是这几个连下级魔法学徒都达不到的人能轻易对付的。

夜兔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大大的红眼睛闪烁着暴虐的凶光,一缕缕黑气弥漫在它的周围,红色的眼珠也开始朝着黑色开始转变。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奔袭而至。借着助跑的力量高高的跃起,高举过头顶的双手紧握着一把雪亮的大剑,大剑周围闪烁着淡若不见的红光,大剑挟着红光化为一道弧形剑光,劈开了夜兔周身弥漫的黑色,也劈断了夜兔的脖子。

硕大的兔首咕噜噜的滚到一旁,断开的脖颈像被烧过一样,几乎没有鲜血渗出。

叶晓快步走到夜兔的尸体旁,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匕首,从兔首中撬出了一块橘子大小的黑色晶石。

黑色的晶石晶莹坚固,内有一团黑雾不停翻腾,入手有些沉重,十分的奇特。

不待叶晓细看,手中的晶石便被一人劈手夺了过去,谄媚似的献给了那个手持大剑的男子。

叶晓扯动了一下嘴角,轻轻的嗤笑了一声,就头也不回的继续分解起眼前这具夜兔的尸体。

随着手中的匕首不停的在尸体上划割,刺鼻的血腥味逐渐浓烈,那个从叶晓手中夺过晶石的男人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的走了过来。

“我说你——能不能快一点!”男子有些过度激动的冲着叶晓喊道:“什么忙都帮不上,做点事情还慢慢吞吞的,真不明白当初队长为什么把你招进来,选谁不好非要选你这个笨手笨脚的傻蛆,真是……哎!我说你怎么停了,快点干呐!”

“你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叶晓本身就被鲜血滑腻的触感和难闻的味道弄得有些心躁,更何况身后那个男人不止一次的冲着他挑衅,打从两人接触的第一天起,这个身材瘦高有着一头乱糟糟亚麻色头发的白人男子,就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不停的冲着叶晓指手划脚,越是容忍他就越是放肆。

“怎么……”白人男子走到叶晓身边站定,斜着眼一脸按奈的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晓。

这人比叶晓足足高了半个头,一开口一股混合着口臭的酒气就扑面而来,叶晓被熏的皱了皱眉,却半步不退的与之对视。

片刻后,男子刚欲开口,叶晓便冷笑着呛声到:“真要是看不下去那就你来啊。”说完便将沾满鲜血的匕首朝着男子推去。

男子立刻便面带慌色的后退了一步,复又一脸恼怒的挪进了半步。

叶晓冷笑着撇了撇嘴,嘲讽道:“嫌脏?怕了?那就最好不要过来脏了我的耳朵。”说完便不再理会白人男子,转过身继续分解尸体。

“怕了?我他妈的会怕你?那好,那咱们就比……”身后的白人男子异常的愤怒,脸色也在瞬间涨得通红,颤抖的手指不停的戳指着叶晓的背影。

“好了,再耽搁下去的话这里的血腥味会把其他的元素魔兽引来的,没时间让你们吵架了,都住口吧。”手持大剑的男子将手中的魔核收入怀中,手中的大剑插回背后的剑鞘里,适时的阻止了这场争执。

“可是西斯队长,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瘦高男子的声音顿时软了下来,却仍一脸愤愤的指着正在分解尸体的叶晓,一脸不甘的继续道:“我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以后他就更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眼见瘦高男子依旧闹腾不休的样子,身背大剑的男子西斯,隐晦的冲着那两个躲在一旁看戏的家伙打了个眼色,两人立刻收起了看好戏的表情,几步走到瘦高男子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半拉半拽的把他拖到了别处。

叶晓手下动作很快,不多时就已将夜兔的肚子掏空并将肢体分解完毕,其他的人也趁着这段时间安抚暴躁不止的瘦高男子,看着叶晓处理完毕后,也都从身上摸出一个灰色的油布袋子,分别将不同的部位装入袋中。

期间为了防止叶晓和瘦高男子再起争执,那两人始终都隔在叶晓和瘦高男子之间,因为深知此处的危险,冷静了许多的瘦高男子也没继续挑事,几人便安静的处理着夜兔的尸体,然后便迅速的离开了这片林间空地。

而叶晓在将夜兔的内脏和其它没有价值的残骸丢进陷阱后,也背着一个鼓囊囊的袋子跟着西斯离开了这块区域。

林间又恢复了寂静,低矮的植物静静的释放着蓝色的光芒,此地一如往常一般平静。

“咩——”

突如其来的叫声打破了林间的寂静,一道黑影子自林间窜入这片空地,一头脸上长有一层白色外骨骼的黑山羊掠进了这片空地。

“咩——”

黑山羊又叫了一声,叫声中全然不见普通山羊的那种温顺之意,满是一些对血肉赤裸裸的贪婪欲望。

低着头嗅了嗅,黑山羊露出一嘴参差交错的尖锐牙齿,一滴滴浑浊的涎水滴在地上,兹啦的一声激起一股白烟。

一道黑影掠过,黑山羊跳进陷阱里,林间顿时响起了喀喀吱吱的咀嚼声。

“叶晓,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喝一杯了。”昏暗的树林间有一条曲折的小路,窄小的土路尽头分别延伸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是一条岔路。

叶晓与西斯分列两边,站在不同的岔路上。

“嗯,我正好要去那边办点事。”叶晓指了指身后解释道。

西斯脸色一正刚想开口说话,身后便有一人冷笑道:“得意什么,他当他是谁?爱来不来,来了我们也不欢迎。”

“够了卢瑟!”西斯后头呵斥了一声,便不理脸色变得青红表情十分难看的卢瑟,一脸和气的冲着叶晓笑道:“那行,任务积分后天出任务就划给你,还有……”西斯探过身体右手遮住嘴巴,轻声的说道:“你也别太在意,卢瑟那人就那样。”

叶晓笑着点了点头,并不言语,像那种不痛不痒的言语挑衅,叶晓根本懒得理会。

“那就后天见了。”西斯冲着叶晓摆了摆手后,便转过身领着卢瑟一行四人朝着不远处一栋木质建筑走去。

“嘭!”

一声闷响自身侧不远处传来,叶晓立刻转过头去,就见一道黑影被安全区的保护罩猛地弹开,扑通着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黑影隐没在黑暗里,只露出一双发着血色红光的眼睛,警惕的盯着那块凭空出现又散发着炽烈红光的保护罩,好一会儿后,黑影才带着它那双红色的眼睛消失在黑暗中,临走时还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看了看叶晓,一声满含不甘的压抑咆哮声传进叶晓的耳中,但黑影却也只能就此离开。

而那块凭空亮起红色光芒的保护罩,也在黑影离去后不久,便褪去了红光,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则直接消失不见。

叶晓站在原地看着那层保护罩默默不语,直到红光完全褪去,才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那片狭小的夜空,被弧形山壁包围的天空不足盈尺,黑压压的山壁显得无比的宽广和厚重,使得本来无比宽广的空间充满了异样的压抑与束缚。

叶晓长吸了一口气,又猛地吐出,压抑的心情才有了几分缓解。转过身,岔路尽头的几盏魔法灯释放的黄色光芒则带着几分暖意,叶晓哼着歌慢慢的朝着光芒接近。

脑栓塞病人初期吃什么昆明癫痫病医院咋样藤黄健骨丸治骨质增生吗

酒泉重点男科医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季节性过敏性鼻炎能治好吗

上一篇:2011年至201年

下一篇:p初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