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赤焰天尊第二百八十八章嫩芽破出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赤焰天尊 第二百八十八章 嫩芽破出!

魔焰宗。£∝,

一座巨大的府邸,巍峨高耸,散发着让人胆颤的威严。

这是魔焰宗宗主冥书的府邸,这个里面上上下下除了宗主冥书一人,没有任何的人影,冥书喜爱安静,所以他不喜欢别人在他的旁边影响到他周边宁静的氛围,所以这些年来府邸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下人。

府邸里的书房巨大,窗外种满了梅花,梅花新芽发嫩,露出尖尖的芽胚。

冥书坐在书房内,安静地读着书籍,窗外的冷风忽然挂了进来,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一丝寒冷。

就在这时,冥书微微抬头看向窗外,梅花园一片寂静,除了偶尔的鸟鸣声外,没有任何的杂音。静谧的梅花园,却是散发出一种冷冽的肃意。

“既然来了,那么就出来吧。”冥书将手上的书放了下来,轻轻说道。

空气静谧,周围的空间一阵波动,一个赤瞳赤发的男人从出现在窗外,一脸笑意地看着书房内的冥书。而在一瞬间,那个赤瞳赤发的男人便是进入了书房,狭小的窗口并没有一丝的晃动。

魔痴看着面前的冥书,说道:“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是改不了那个坏习惯。”

冥书闻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说道:“这可能是一个好习惯,如果非要说是坏习惯,那这个坏习惯也是被逼出来的。”

冥书知道魔痴这句话或许有一层意思,或许有两层意思。可是不管是有一层还是两层,这些全都是他有些情非得已的事情。

魔痴走到了冥房的书架旁边,从上面随便地取出了书籍,翻看了几页觉得有些无趣后便是扔了回去,说道:“这些枯燥的东西,我还真的看不下去,所以要是硬要我看,那么对于我而言便是一个坏习惯。修炼之行,究竟的是随缘随性,如果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冥书闻言站了起来,将手上的书籍放入了书架,看着魔痴说道:“如果这种枯燥的东西都看不下去,那么修炼之行还谈何攀登高峰?”

“说吧,此行你来的原今年不可能发生通货紧缩。又如前文所分析因是不是也因为他?”冥书脸色凝重起来,说道。

魔痴闻言也将笑容收敛了起来,既然这个家伙道出了问题,那么自己也用不着拐弯抹角了。如果自己再这般下去,怕是让人笑话了。

“你想怎么处置他?”魔痴问道,他可是知道这些人与圣宗的仇恨,现在圣宗的人出现了,那么他们就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他。当然,自己对于圣宗也是毫无好感,自己被禁锢在这个世界数十年,还真是拜圣宗所赐。

“如果仅仅是处置他,我想你应该不会出面吧?”冥书从书架上面取出了另外一本书,自己站在书架旁边翻看起来,并没有将视线放在魔痴的身上,“呆在这里数十年了,不管怎么样我们所犯下的罪孽也该还清了,可是圣宗丝毫没有打算放我们的意思。难道你就不觉得这只是圣宗禁锢我们一辈子的监狱吗?”

“所以你想通过那个圣宗的人离开这里,是吧?”魔痴说道。

“五星芒的人,可是不常见啊!虽然你也拥有着五星芒,但是你的体内有着封印,不可能靠着你离开这个监狱。而那个小子却是这个时候出现了,不得不说这是天意——毕竟,天意难违,既然上如多填充一些该学校的介绍天都已经原谅了我们,那么圣宗又怎么可能有资格留下我们?”

魔痴自然知道自己的体内有着五星光芒,可是同时他的体内里面也有着封印,于是他体内的五星光芒便是成为了鸡肋一般的存在——毫无用处。

他们体内的封印是圣宗之人留下的,唯一能够破除这些封印的怕是只有圣宗独有的五星光芒。

“你有什么办法?”魔痴问道,他等待这一天也是等待了许久了,他是一个特别讨厌枯燥的人,可是他却是呆在这个枯燥的世界几十年了。不过以其说是一个世界,还不如说是一个监狱更为恰当一些。没错,这个世界便是用来禁锢他们的监狱。

“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小子是不是圣宗之人,如果不是圣宗之人,那么办起事情来就好办许多了——至少他可能会选择帮助我们。可是如果是圣宗之人,那么如果能够控制住,那么就控制住。”冥书说道。

“五星光芒是圣宗最为重要的天赋,当年我为了得到这个天赋,费劲了不知多少心血,虽然后面得到了,最后还不是被他们关在这里?那个小子年纪轻轻,实力也不过小小的地元境,怕是应该没有机会得到五星光芒。”魔痴说道,当年他为了这个五星光芒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虽然成功了,但是最后还是被他们镇压在这个世界里面。

他清楚圣宗的实力,而这个小子能够安然无恙地来的这里,并且毫无避讳这个五星光芒,那么他必然是圣宗之人。而且,魔痴虽与那个总是一身银白的家伙战斗许多次,但魔痴还是相信他的话,既然他说了圣宗的人来了,那么那个小子应该便是圣宗之人。

不过,想到那个家伙,再想想自己,魔痴还是有着知足的。虽说自己是被关在这个世界里,但是至少自己在这个世界里面出入自由,而那个家伙却是一辈子只能被关押在那个鬼地方。

“那也不一定,现在数十上百年过去了,外面的一切我们毫无所知,如果圣宗出现了什么变故,五星光芒泄露出去了也说不定。”冥书开口说道,只是他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是放在他感兴趣的书籍上面。

“不过,现在倒是麻烦你一件事,就是去探一探那个小家伙的底子。如果他真的是圣宗之人,那么他定然知道这个小世界的含义,表面上肯定不会承认,我知道你的能力,所以我想你肯定有办法能够窥探他的内心。”冥书继续说道。

“我想凡老应该也有这个能力吧?可是你怎么不去找他而选择相信我这个外人?难道你不怕我自己带着那个小子离开这个破地方吗?”魔痴一脸笑意,问道。

冥书闻言微微摇头,说道:“凡老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如果让凡老知道,以他的性格定然会阻止我们。而且这些年的相处下来,我对于你的人品还是颇为信任的,虽说还不及好友知己的地步,但是至少也算是一个难友。”

“凡老的实力不俗,想要让你顺利进入洗髓池,怕是耗尽一些心血,所以我暗中牵制住凡老,那么你就趁机进入里面。”

魔痴闻言点头,表示同意了冥书的主意,不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问说道:“我记得魔焰宗里面除了凡老,还有这一个隐士存在,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你们的计划?”

冥书摇头,说道:“尨老这些年来早已经安逸于这个世界了,数十年来都是游尽了山山水水,怕是他早已经对于这番计划毫无兴致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劳师动众叨扰到尨老呢!再说,尨老与凡老的关系非同一番,若是让他知晓,难道凡老也知道事情的一切。”

“尨老?原来那个老家伙叫做尨老,我记得当年我挑衅魔焰宗,最后还是被他打飞的。”魔道啧啧赞道,他当年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按耐不住的他便是寻找各种各样的对手,当然气焰极强的魔焰宗便是他的首选,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有打入宗门,就被那个尨老打败,令他铩羽而归。

“尨老现在应该不止当年的境界了,这些年来我也是进步了许些,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次与尨老一战。”魔痴说道,他的名字当中带有一个“痴”,是代表着他对于武道的痴狂,对于战斗的狂热。这是他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至于他当初是什么名字,他早已经忘记了,他也觉得了没有记得起来的必要。

“尨老应该也会很乐意与你一战。”冥书说道。

“魔痴,如果你离开了,是不是选择一个地方安稳下来,开枝散叶?”冥书忽然抬头问道。

魔痴看着冥书的眼神,尔后大笑了几声,他自然知道冥书是在招揽他,但是他是一个喜爱自由,不喜欢有约束的散修者,即使他这些年来与冥书的关系还错,可还是没有达到让他加入魔焰宗的程度,于是只能摇头拒绝道:“我的名字当中除了一个‘痴’外,还有着一个‘魔’,如果我成了你们魔焰宗的人,即使地位再高,也对不起我名字当中的‘魔’。魔,就应该傲立于天地,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杀谁就杀谁,为何要他人约束着我的一举一动。”

冥书似乎早就意料到魔痴的答案,将视线再次放在了他手上的书籍上面,再也没有任何了的任何的语言了。

窗外的梅花园里一只嫩芽挣扎而出,刺破束缚,似乎在追求着自由。

菏泽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3岁儿童拉稀怎么办
新生儿拉肚子吃什么

上一篇:张翎小说流年物语等两部作品出版尝试新写法节能

下一篇:愿天堂的母亲幸福安康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