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建材选购

合肥财政预算引入第三方评审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0 来源:建材选购 点击:0

引入第三方评审机制,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专业人士在预算编制环节实行全程监督把关,这种模式为安徽省合肥市在全国首创。

在单位 要钱 和财政 给钱 过程中加上了监督环节,由原来的 闭环式操作 改为在阳光下操作,此举引发了预算编制的革命性变革。

继上海闵行区、浙江温岭等地实行财政预算改革之后,安徽省合肥市财政局又一次开启了财政预算改革大门。

合肥市在编制2011年部门预算时,改变以往部门闭门报预算、财政部门砍预算的常规模式,实行 开门办预算 的新办法,通过引入专家评审机制,对单位申报的项目进行公开评审,有效提高政府资金的使用低于市场预测的26.50亿蒲平均值(预测区间为25..4亿蒲);预计美豆单产为41.4亿蒲效益。

专家评审小组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相关专业技术人员等组成。在评审会设置上,相关单位负责人首先要按照评审规则向评审小组陈述预算编制的整体情况,专家据此作出分析和评判,然后进行合议,按照 少数服从多数 原则提出评审意见。最终,该意见将成为财政部门预算编制的重要参考依据。

开门预算 是我市制度防腐的又还是难免被偷的血精果实……看来一次变革,目的就是让每一笔财政预算暴露在阳光下,让群众了解政府的钱是怎么用的、怎么花的,从源头上防治腐败。 合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雍成瀚说。

针锋相对

谈起4个多月前的预算听证会,安徽省合肥市法制办主任李虹稍显兴奋,但是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当时内心的忐忑 纵使在预算听证会召开之前,合肥市法制办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从4月开始准备预算,到走上评审会,8个月的时间,这个不到百人的单位,多次召开预算会议,做过无数次的调研。

只为在专家面前能够通过审核。 李虹说。

然而在评审现场还是遇到了问题。合肥市法制办前几年的预算都是90多万元,而2011年的预算,却增加到了128万元。剧增的预算费用足以吸引评审组的每一个成员质询。

新增的要干什么?是不是需要这么多资金?这么多资金能取得什么绩效? 专家们不依不饶。

准备充分的李虹并没有被打乱阵脚。李虹详细地阐述理由后,和专家争议的焦点是,法制办聘请的法律专家,是给付基本工资还是计件工资,基本工资给多少合适。

法制办最终的预算被核减到122万元。对这个结果,李虹比较满意, 这证明我们的预算做得还是比较扎实。同时专家们也对资金的使用提了一些改进意见。

评审中,这样的争论并小唐将两位大人救起后不少见。以往由部门上报财政预算,然后由财政局进行核查,这两者之间的博弈,正在变成评审会上,专家和评审单位的激辩。

你们是被财政局请来当 杀手 的吧。 有评审单位私下对评审成员许桂宝发牢骚。

然而许桂宝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作为合肥市政协常委、合钢集团汽车公司经济师,从前期试点到评审,许桂宝全程参与。

许桂宝说,很多单位的预算,经过专家的审核以后,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并且会核增。因为专家们普遍认为, 这些资金完成这个项目,有些太紧了。

合肥市公安局后勤部部长陆庆回忆起法医DNA耗材的预算。当时公安局申报该项资金150万元,但是他们的目标是一年需要DNA的监测人次1万人,每个人可能需要200元。 这样算起来就要两百万。专家当时就提出了意见,认为根据上年的情况,这个预算可以适度提高。 陆庆说。

任德慧是合肥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安徽华普会计师事务所技术支持部副主审,作为财会专业人员,她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二小组评议一笔粮库管理的经费预算时,争论激烈。

这种争论为任德慧所未见, 以前都不会提不同意见,财政预算到人大,也只是看个大概,从来不会对这么细的项目进行质询。

有专家认为应该保留,有专家认为应该取消,而有的则从保证粮食安全的角度提出不仅要给,而且还要提高,每一种意见都有可信的理由做支撑。这种情形,需要由各组组长进行意见统一。

不合格的项目绝对不会通过,财政的钱是要办实事的,有些单位设定的目标不是很明确,年终的效果和目标不是很明确,这时我们会直率地指出,你预算不是很细致,新增的为什么要增加?今年有什么目标? 任德慧说。

天,82场,255个项目,共涉及金额2.07亿元,其中建议调整资金1.65亿元。 三天的评审场场精彩,可以说整个过程堪称 刺激 。 合肥市财政局副局长吕长富意犹未尽。

绩效预算

陆庆负责公安系统的预算多年,他对这个评审机制的评价是 很有意思 。在他看来,引入评审机制,不仅仅是怎么向财政局要钱的问题,同样也改变了以往自己单位编制不细、工作没有条理性的情况。

公安局有28个二级机构,陆庆带着同事,每个单位挨个谈,怎么报,这些钱怎么用,这些钱能有什么绩效,以往两个月能完成的财政预算,这次用了8个月。 基础工作做好,效益就提高,感觉工作更有条理了。 陆庆说,他们现在已经开始着手2012年的预算了。

预算做得翔实,通过的几率就大,审核花费的时间就短。合肥市卫生局只用了10分钟时间,预算全部通过。

你必须把每笔资金的依据都说得一清二楚,还有绩效目标。 合肥市卫生局财务处处长刘一民向传授通过专家评审的经验。

这种公开审核预算的做法,督促被评审单位做足准备,这样预算能顺利通过。而专家质疑较多的项目,被评审单位也知道自己 理由不充分 ,因此被否决得心服口服。

在合肥市财政局预算编制处处长余晨看来,正是这样的效果,让财政局从以往的尴尬中走了出来。

以往 两上两下 的财务预算,先由部门上报财政局,财政局把审核意见下达,部门再调整,财政局随后进行最后审核,最后交由人大审议通过。

但是 单位和我们财政之间,供需之间永远是矛盾的,我们审核的结果和期望相差很远。有时候落差很大,有些单位会产生一些情绪。 余晨说,评审时由于必须说清楚每一笔资金的来龙去脉,即使预算被否决,一些被评审单位也心服口服。专家通过了解项目申报情况并询问相关单位负责人,作出分析和评判,这就使得预算编制过程成为一个公开、民主、沟通的过程,从而保证了预算编制结果更加科学、合理,更加公平、公正。

合肥市财政局副局长吕长富认为,以前预算编制仅仅是各部门和财政部门之间的博弈,而且透明度不高,客观上就形成了预算编制中的 闭环现象 。他认为,现在的评审制度,完全解决了这种闭环现象。

参加评审的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采访时都给予这项制度高度评价,认为这种举措打开了财政预算的 封闭之门 ,让更多的民众参与到公共事务中来,增加了财政预算的透明度。

在许桂宝看来,每年两会期间都要审议政府的预算报告,是从宏观方面进行审核。而现在这样提前介入财政预算,不仅监督更有针对性,而且对每个项目进行审核,这是对人大审核制度的补充。

制度之辩

合肥市财政局的做法有进步意义。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蒋洪对合肥此举给出了积极评价,但他还是有一些担忧。

在他看来,合肥引入评审机制,本身表现出我们现行制度的缺陷。因为 在人民代表大会审议之外,生出另外一个环节,表明现有的制度还不能发挥作用 。

蒋洪认为,财政预算编制过程中,政府财政部门有跟人大、相关机构保持联系,接受监督,接受意见。

预算的根本问题是判断花钱对不对,该不该花,更多人参加,这是个好事,有积极的一面,但是有局限性。蒋洪建议: 如果能更大范围内让社会公共评议,更多人评议,更加有效。

但深圳君亮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吴君亮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很多国家的财政预算都是社会精英在参与,这样更加有效。合肥的财政预算引入评审机制,态度很积极,是好事。吴君亮被媒体称作 预算公开破冰人 ,曾在2008年发起了一场 财政预算公开 的运动。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立法委员会议员陈鉴林认为,合肥市的做法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同时这项制度还有改进的空间。他坦言,香港的财案咨询过程也是逐步建立起来的, 对于内地,我们不应要求一步到位,也不可有些加盟商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照搬香港一套,可以因应不同的社情自行建立一套合适的制度。

另一个让人担忧的问题是,中国众多的行政体制改革,都是在当地领导的推动下进行。尽管合肥财政局表示,该制度会一直实施并且不断完善。但是相关人士却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一旦倡导该改革的领导离任,该项制度是否会人走政息?

郑州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信阳白癜风医院排名
武汉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

上一篇:北京现染色花椒一泡见红疑为商贩低价购得染营养

下一篇:北京地铁人潮营养

相关阅读